崔与之
崔与之(1158年-1240年1月19日 ),字正子,一字正之,号菊坡。先世为汴京(今河南开封)人,后徙居宁都、河源,至其父始定居广州增城。南宋名臣、诗人 。 绍熙四年(1193年)进士。授浔州司法参军,调淮西提刑司检法官,特授广西提点刑狱。嘉定中,权发遣扬州事、主管淮东安抚司公事,知成都府兼本路安抚使。端平元年(1234年),授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。端平二年(1235年),除参知政事。端平三年(1236年),拜右丞相兼枢密使。 嘉熙三年(1239年),以观文殿大学士、提举洞宵宫致仕。卒年八十二岁,累赠太师、南海郡公,谥号"清献"。著有《崔清献公集》。

人物生平

 

立志报国

 

崔与之先世是汴京(今河南开封)人氏,其曾祖因乱南迁,后人先后居于江西宁都、广东河源,至其父始定居广东增城。崔与之生于增城中新坑背崔屋村,出生在一个清贫的医生家庭。 还在少年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,因此家境清贫。但崔与之少年有大志,立志救国济民。他刻苦读书,钻研经史,务求通晓大义,文章写作朴实得体。待人接物,办理事情,他也十分机警。不过命运似乎有些与他作对,青年时多次参加科举考试,他都没有中榜。于是崔与之寄望于出外求学。直到三十二岁时,由于得到增江书友林仲介等人的慷慨资助,崔与之终于能够跨出增城,一酬宏愿。离家前,他向亲友表示,决心三年学成。

 

崔与之不远千里,单身远涉关山,步行到京师临安(今浙江杭州),入太学读书。此时的临安,南宋朝廷苟安一隅,城内十万人家,栏院酒馆林立,城外西湖名胜,景色迷人,达官富贾过着纸醉金迷、歌舞升平的日子,早已把中原父老忘到九霄云外。崔与之在学舍埋头苦读,三年里不曾踏足临安街市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三年后的绍熙四年(1193年),他学得满腹经纶,果然高中一甲进士,成为岭南第一个由太学生考上进士的人,从此步入仕途。

 

只是"朝中无人难做官",崔与之被调往荒远的广西浔州(今广西桂平),做了个"从八品"小官--司法参军。只要能为社稷尽力,崔与之就不计较官职低微,就不避艰苦。有一次,巡按到浔州视察,但接待用的驿所却因年久失修而不能使用。郡守要崔与之主持维修,限令几日内完成。仓猝之下难以找到屋瓦,崔与之就叫属下用茅草盖屋顶,将屋内整饰一新,按时完成了任务。不久,用来储备谷物、调节物价、赈济灾荒的粮食仓库也因久未修葺而漏雨,郡守便打算卖掉储粮。崔与之得知,不顾官卑言轻,坚决反对。郡守改变主张,命崔与之负责修粮仓。崔与之以保粮为重,将自己居所的屋瓦拆下换用茅草,而把屋瓦盖在粮仓上。郡守因此赏识他的胆识才干,推荐他转任淮西提刑司检法官。

 

在淮西,一个大京官的儿子称霸乡里,人们告状,许多官吏都不敢受理。状纸递到崔与之那里,他拍案而起,不畏权势,秉公判决,责令乡霸退还民田。那京城里的大官闻讯,非但没有怪罪崔与之,还表示赞许,把他推荐给朝廷。

 

其后,崔与之先后调任建昌(今江西南城)新城县知县、邕州(今广西南宁)通判等职务。在新城,他整顿赋税,减免各种中间环节和费用。他规定,百姓应缴纳的钱粮直缴官衙,已缴纳的不准滥追,未缴纳的不准随便责罚,改变以前官差追缴赋税使不少民户倾家荡产的陋习。这一来,百姓争先恐后缴税,开创了未有施一次刑罚而办好赋税的德政。在邕州,知州盘剥士卒,不按时发衣服粮饷,激起士卒哗变。上司下令崔与之摄理知州职事并处理事件。崔与之从自己驻守的宾阳赶到邕州,叛军在城门口阻拦。他不顾危险,冲门而入,执行公务。待叛军有所安定之后,他查出一名为首滋事者处斩,其余不究,迅速平定兵变,使全州恢复安宁。

 

转眼间二十年过去了,五十三岁那年,崔与之升任提点广西刑狱。广西路包括海南岛和雷州,大部分是荒寂之地,属边远军州,海南岛更是没有朝廷要员去过。崔与之不辞劳苦,跑遍全地区的二十五个军州。准备去海南时,他的下属说:"海滨有神灵,要渡海先得求神祷告,否则很难成功。"崔与之不以为然:"海南各地官吏长期违法鱼肉百姓,我去为民除害,哪里需要神灵批准庇佑!"尽管第一次渡海因风浪大作船舵折断被迫返航,他仍然不懈努力,第二次出海终于到达琼山县。每次到各地巡察,他都自带费用,一切公务开支按日计给,不用地方一分一毫。每到一地,他就张榜明示奖廉肃贪,公正判案,官吏百姓深为震撼。往返辛劳,殚精竭虑,没几年,崔与之鬓发全白了。

 

淮东抗金

 

南宋时期,民族矛盾十分尖锐。南宋晚期,金国强于宋,不断南侵,而新兴的蒙古族政权也屡次大规模进攻金国。金人为避蒙古兵,企图南掠宋土,南宋朝野震动。但讳言战争的宰相史弥远把持朝政,朝廷上下一片主和投降之声。当时将帅乏人,宁宗破格起用崔与之,任命他为抗金前线淮东路的军政长官。宁宗召见崔与之,询问战守之策,崔与之说,要选择好的守将,集合官军和民众的战斗力量,才能巩固边防。只有边强防务,才进可以攻,退可以和。

 

崔与之抵达扬州,认真筹划守御事务。他整修城防,历时一年多重修护城河,在城外广植柳树,在城内接近河流运输的地方建仓库十二座,储备了充足的军粮。崔与之一贯主张,兵不在多而在精,兵精缘于训练有素。他统率的军队,步兵的弓箭手和长枪手,按身材年龄技术分成三等进行教习,骑兵则以骑术精湛和武艺精熟为标准进行训练。崔与之身为统帅,每五日亲率幕僚到校场督促,月终更要考核,奖优罚劣。部队出城野练,他率将校随后视察,要求部队遇到山岗沟涧不得绕道,必须勇往直前。整训扬州守军之后,他又命令下属州县守军依照执行,效果明显。于是淮东军威大振。

 

淮东一带有民间自卫组织万弩社,崔与之深入考察了解,认为万弩社有利于组织民众防御金兵,于是奏请朝廷将万弩社定为各县民兵组织。他又招募当地青壮年创立万马社,平时配给农田耕作,战时集中调用。

 

崔与之守边五年,边境没有战乱。史弥远见边防巩固,又有山东起义军归宋,想捞取边功,紧急密令都统刘琸率领所部渡江攻取泗州,结果刘琸全军覆没。崔与之事后得知,悲愤上书史弥远:"今以万人之命,坏于一夫之手!"金兵乘势入境,史弥远惊慌失措,三次下令崔与之与金和议。崔与之回书拒绝,据理力争:"金兵得势之际,我朝求和,必遭屈辱。"他积极加强战备,调遣精锐部队扼守要冲之地。金兵入侵无功而退,和议之事遂不再提及,淮东局势又趋于稳定。

 

直言荐贤

 

朝廷决定升任崔与之为秘书少监,调他去当京官。扬州军民闻悉崔与之离任赴京,万人夹道垂泪相送。

 

到达临安就任,崔与之第一次提出奏章就阐述了自己的独立见解:"我从外地来,只知道对外患未息深感忧虑;到了内地,才知道治理国家的重要。"他分析道,内外之情不通是当今大患,而人才的进退、言路的通塞则与国家安危紧密联系在一起。他建议朝廷,用人要听其言观其行。他在任内一直"以致君泽民,经邦辅国,进贤退不肖为己任"。他举荐人才的标准,是德才兼备,而且将德放在首位。

 

这时候,朝廷议论有一种不正之风,称"直言"是贪图好名声。崔与之抨击这种歪风:倘若有识之士不敢公开在朝廷明说己见,而只在家里忧心忡忡,不敢对君王直言,而只在朋友间私下谈论,国家就危险了。

 

一天上朝,宁宗问崔与之家乡有什么人才,崔与之当即推荐吴纯臣有监管之才。不久朝廷提拔吴纯臣担任提点广西刑狱。崔与之推荐温若春适宜担任清要之职,于是朝廷任命温若春为秘书郎。他们都成为称职的官员。

 

崔与之当京官或地方官期间,先后向朝廷举荐了数十人。这些人才"各以道德文章功名表表于世",有的后来甚至成为高官显宦或出名学者。

 

有个学子叫李心传,他乡试落第后,不再应举,闭门著书。崔与之等推荐他,平民之身的李心传被召入史馆,赐为进士。李心传主修多部史书,成为南宋有名的史学家。后来官至工部侍郎,以敢于上疏直言闻名。

 

被崔与之推荐过的游似,担任过许多职务,官至右丞相兼枢密使。他建议宋宁宗之后的宋理宗要看清"艰危之势",做到"从谏"、"检身"、"节用"、"选廉"。

 

崔与之举荐的人,绝大多数与他没有私交,只有吴纯臣、李昴英等出身同邑或门下。无论对谁,崔与之都出于公心。他的弟子李昴英应试荣登榜首之后,写信向老师致谢。崔与之告诉他,读书人成名后要坚持操守,盛名之下,更要谦虚;初入仕途不必挑拣官职和地方,朴素谨慎是日后发展的开始。后来李昴英官至龙图阁待制、吏部侍郎,为官不畏强权、敢于伸张正义。崔与之一个同乡人的孙子,姓吕,考试及第初出茅庐,就来求崔与之疏通举荐。崔与之正色道:"入仕之初,应当以职业为重,不要担心别人或上司不了解自己。"以后崔与之知道他居官清廉谨慎,就向有关方面推荐。那小老乡升迁了,还不知道崔与之出了力。崔与之的姐姐也曾为她儿子求官的事向崔与之说情,但崔与之却说:"当官贤能与否,事关百姓的欢乐和忧愁,官位断不可私相授受。"他始终没有循朝廷恩例为外甥求官。

 

尽护四蜀

 

金兵进犯四川,四川制置使董居谊弃职逃跑,蜀地大乱,人心惊惶。朝廷调安丙为四川安抚使,调崔与之为知成都府本路安抚使。安丙久在蜀中握有重兵,以攻为守,甚得朝廷倚重,但他一向猜忌朝廷从东南调来的人。崔与之赴任后,却能与安丙以诚相处,迅速稳定四川局势。一天,西夏国来书安丙,约他夹攻金国。崔与之知道此事后,以为不可,急致书安丙说:金国已处于颓势,我方宜于此时招纳豪杰,选将练兵,巩固阵地,等候时机。四川连年动兵,士气未振,不宜轻率举兵。西夏只是区区小国,不足以作为我方犄角。一旦出战失利,就后悔莫及。不料安丙不听劝阻,出兵攻打秦州、巩州,拿不下来,大将王仕信还兵败皂郊,西夏兵也退走了。时局发展一如崔与之所料,安丙不得不深表敬服。

 

嘉定十四年(1221年),安丙在任内去世。朝廷任命崔与之为四川路安抚制置使,统率四川全军。崔与之整肃军政纪律,扭转各州军政不合局面,训令诸将汲取教训,同心卫国,告诫边防将领不能随便接纳西夏请兵要求。

 

后来西夏又出兵攻打金国,派百余骑兵到凤州请宋军守将增援。崔与之命都统李冲前去答复,说:两国交往应派使节持国书传达信息,不应派兵直入,边民不了解情况,如果误伤西夏人,便损害了两国友好,还请西夏兵退回原驻地。西夏人知崔与之不为所动,不再提夹攻金国之事。

 

金国名将呼延棫及其部属诚心投宋,崔与之大胆收留并使用他们,让呼延棫在抗金作战中发挥特殊作用,造成金人内部互相猜疑残杀,使部署于川、陕、甘的金兵再无力侵犯宋境。

 

崔与之善于理财,他调整粮食征购措施,发展边境贸易,通过边民买卖,将金、夏统治区大批战马、粮食买入,使四川很快成为军政协调、纪律严明、兵精粮足、百姓富裕的地区,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安定局面。

 

一日,他同部属到大慈寺游览。看河山壮丽,满目葱茏,崔与之神清气爽,仪态安详。幕僚洪平斋见状,不禁赞道:"大帅真是岭南古佛,西蜀福星!"

 

宰相史弥远见蜀中局势安稳,便派心腹郑损替代崔与之。朝廷调崔与之回京,崔与之移交了大量库存金钱物资给郑损,自己不取丝毫。金国得到情报,马上调集大兵侵蜀。崔与之这时年已六十七岁,正请求归粤养病,目睹此情此景,奋然再次亲临前线。金兵见崔与之仍在,惧而撤军。那郑损乃趋炎附势的无能之辈,他放弃崔与之重兵扼守的要地,致令宋军失势,又挥霍无度,使军需无以为继。西蜀自此一蹶不振。

 

辞官归里

 

崔与之四川为帅五年,清廉自持,政绩斐然。朝廷召崔与之入京任礼部尚书,但他三次上疏请辞,毅然返粤。离蜀之际,各路官员特来相送。四川盛产美锦、奇玉,崔与之到任之初,下属众官争相馈赠,全被崔与之推却了。现在送别,各路官员的赠礼更加可观,登时五彩缤纷,光艳夺目。但崔与之看都不看一眼,一一婉拒,分毫不取。

 

回到广州,崔与之建住宅于城西(今广东省广州市朝天路崔府街),从此深居简出,不再过问地方政事。

 

嘉定十七年(1224年),宁宗驾崩,沂王赵昀被拥立继位,即宋理宗。理宗即位后,授崔与之为显谟阁直学士、知潭州、湖南安抚使,他推辞,改拜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。再授焕章阁学士、知隆兴府、江西安抚使,又上疏推辞,改拜为徽猷阁学士、提举南京鸿庆宫。

 

绍定六年(1233年),史弥远病死,理宗得以亲政,并改次年为端平元年,开始"端平更化"。理宗有意革除旧弊、起用贤才,他下诏任崔与之为吏部尚书,几次下御笔令他赴京,称崔与之"年高德邵,国之望也"。崔与之答复说:"我已经七十有六,老病缠身,实在不能从命。"始终力辞任命。

 

端平元年(1234年),理宗在成功联蒙灭金后,命淮东制置使赵葵等人率军收复三京(东京开封府、西京河南府、南京应天府)。崔与之听说后,"顿足浩叹",此后宋军果然大败而回。不久后,理宗再授崔与之为端明殿学士、提举嵩山崇福宫,他也极力推辞。

 

广州有支部队,叫摧锋军,被调到建康(今江苏南京)驻守,长达四年。撤离卫戍后未过五岭,又在江西逗留了四年。这支部队转战各地,所向披靡。但幕府不上报功劳,驻守期满又不让回广东,于是激发兵变。 叛军由曾忠带领自江西经梅州返粤,焚惠阳扣官员,陷博罗杀知县,直取广州。 广州知府曾治风连夜逃遁。崔与之正在家闲居,见事态严重,他带病登上城楼与叛军相见,查问叛乱原因。叛军一见,立即拜伏于城下,说明兵变缘由。崔与之派弟子李昴英、杨汪中坐吊篮从城墙上缒下,到叛军营中晓之以逆顺祸福道理,宣谕允许叛军自新。叛军大部分人归家散去,曾忠带少数人退踞端州(今广东肇庆)。

 

朝廷得知广东动乱,任命崔与之为广东经略安抚使兼广州知府。 崔与之临危受命,在家中理政,命提刑彭铉暗中讨捕残余叛军。其后受调的各路军队会合,崔与之指挥他们合围叛军,并且对叛军进行政治瓦解,使叛军尽数投降。崔与之仅将曾忠等几名首领以军法处死,降兵分散编入各军。摧锋军兵变平息。

 

崔与之向朝廷举奏有功人员,并要求解除自己的职务。他将为帅广州六个月所得的薪俸、大米,全部交回官库,分文不受。

 

晚节留香

 

崔与之谢绝政事之后,安居广州。他一生酷爱菊花,更喜欢北宋名臣韩琦的名句:"不羞老圃秋容淡,且看黄花晚节香。"亲笔书写这句诗悬于崔府堂前。他很赞赏韩琦所言:"士之保初节易,保晚节难。"将自己寝室题匾"晚节堂",表示自己将永远保持清白晚节的操守。他将处士刘皋的语句修改后命门客写成隶书贴于书斋:"无以嗜欲杀身,无以货财杀子孙,无以政事杀民,无以学术杀天下后世。"作为座右铭。又自号为"菊坡"。

 

崔与之中年丧偶之后,不再续娶。即使位极人臣,生活仍然俭朴,不养歌姬。老来居家,左右只有书籍相伴,家里连亭园台榭都没有增建。一生所得俸禄,除自用外,其余都用来接济亲友。致仕以后,朝廷所发的俸禄,则一概辞谢不受。 有人问他为什么,崔与之说:"我当官受薪,尚且怕尸位素餐;现在致仕了,怎么还能贪图朝廷的俸禄呢?"闻者无不赞叹。他儿子崔叔似结婚,儿媳带来七百多亩"嫁妆田",他让儿子尽数退回外家。

 

理宗一直想让崔与之赴京主政,亲自下七道诏书,接连任命崔与之为参知政事、右丞相等职,前后四年,留着相位等待崔与之赴任。理守甚至命令在京当官的李昴英暂停公务,去广州专门劝说崔与之,侍候崔与之出发。但崔与之终因年老体衰,数月间先后上疏十三次请求辞免。这一年,他已八十一岁。

 

嘉熙三年(1239年)六月,理宗因为崔与之坚决辞去相位,才同意他以观文殿大学士、提举洞霄宫之职致仕,任其择地居住。 十二月二十四日(1240年1月19日) ,八十二岁的崔与之溘然长逝。 理宗闻讯后,追赠他为太师,谥号"清献"。 累追封至南海郡公。 临终时,他嘱咐家人:不许作佛事,薄葬即可。

 

崔与之病故后,有一次李昴英为宋理宗讲学,谈及崔与之一生的事迹与操守,理宗深为感动,愈加赞叹,于是大书"菊坡"二字赐给崔与之家人。

 

明世宗嘉靖二十四年(1545年)七月,崔与之与西汉大臣廉范配享于成都府的四贤祠。

 

主要成就

 

崔与之历任地方的司法官员、知县、户部员外郎。由于任内政声甚佳,他于嘉定七年(1214年)被朝廷破格提升为直宝谟阁,代理扬州军政,以全权筹划抗击金国军队南侵的地方防务。他依据当地人爱马、善骑射的特长,以军事训练的方式组建"万马社"广招民众加入,从而形成颇具声势的"民间骑兵";并与各乡抗金的民兵加强联系以与军队联手抗金。在他的主持下,军民一心共同对敌,令致金兵不敢入侵扬州。期间,浙东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,无数饥民流入淮东一带而被阻于各城门外,崔与之却下令打开扬州城门迎入难民安置,从而救活流民万余人。嘉定十四年(1221年),崔与之被调任成都府本路安抚使,组织抗金,后又升任为四川制置使。

 

他广用蜀中的贤能采纳良策,并重用归降的金国将领鼓励其反戈一击。他在四川五年间,成功地保卫了一方的平安,不仅赢得军民的赞誉,而且也颇受金国的将士所敬畏。他曾因病离任,而继任者一改其施行的方略乱以他法,导致金兵乘虚侵入川境,崔扶病复职视事,金兵闻讯慑于其声望而自行撤军。

 

退居广东时,广东发生兵变,叛军围困广州攻城,崔与之上城墙安抚乱兵,由于他德齿具尊,哗变的军士服其恩威而纷纷下跪弃械,兵变其后即告平定。

 

他从政数十年,官至显贵而不养妓,不增置秋产,不受各方馈赠,以"无以财货杀子孙,无以政事杀民,无以学术杀天下后世"的名句自警,从而成为宋朝的一代名臣。

 

个人作品

 

崔与之开岭南宋词之始。他的词章造诣颇高,被认为是"粤词之始"。《粤词雅》认为其词"非雄直而何"。 有诗文集,词存二首。

 

崔与之的文章"明白谨严" ,所著《菊坡文集》毁于战火。其余《岭海便民榜》、《海外澄清录》,在明代中期以前便已亡佚。 其后代崔子璲辑有《崔清献全录》,存《言行录》三卷、《奏札诗文》五卷及《附录》二卷。 今有《崔清献公集》传世。

 

崔与之所治儒学的"菊坡学派"被认定是岭南历史上的第一个学术流派。《宋元学案》将其收录于《丘刘诸儒学案》之中,称其为"攻愧(楼钥)讲友"。其门人有洪咨夔(端明殿学士,谥号"忠文")。

 

代表作《水调歌头·题剑阁》

 

万里云间戍,立马剑门关。乱山极目无际,直北是长安。人苦百年涂炭,鬼哭三边锋镝,天道久应还。手写留屯奏,炯炯寸心丹。

 

对青灯,搔白发,漏声残。老来勋业未就,妨却一身闲。梅领绿阴青子,蒲间清泉白石,怪我旧盟寒。烽火平安夜,归梦到家山。

 

人物评价

 

总评

 

崔与之在岭南历史上开创了多个第一:宋代岭南由太学中进士第一人;被尊为"粤词之祖":开创的"菊坡学派"是岭南历史上第一个学术流派。他实现了人生"三不朽":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守淮五载,卫护四蜀,淡泊名利,激流勇退,七辞参知政事,十三疏辞右丞相兼枢密使,与张九龄合称"二献"。

 

历代评价

 

刘光祖:是宜配忠定(张咏)与赵清献公(赵抃)。 (《宋元学案》引)

 

家大酉:东海北海天下老,亦有盍归西伯时。白麻不能起南海,千载一人非公谁。 (《崔清献公行状》)

 

李昂英:清献崔公护坤维晩,必自出伺烽火。至报稍急,辄通夕不寐,思所以应。乃心无顷刻忘边忧也。指纵诸将,每手笔驿以授,情通如家人,而人乐为之用。 (《跋吴都统所藏菊坡先生帖》)

 

黄震:杰然之才,恻然之心,超然之见,近世唯公一人而已。 (《古今纪要》)

 

文天祥:①菊坡翁盛德清风,跨映一代。归身海滨,当相不拜。天下之士,以不得见其秉钧事业为无穷恨。 (《跋崔丞相二帖》)②菊坡天人,文溪,菊坡样人,菊坡不可作已,愿见文溪。 (《广东新语》引)

 

牟巘:端平改纪,崔公遂相,白麻一出,天下倾想风采。 (《跋崔清献公帖》)

 

脱脱:①理宗四十年之间,若李宗勉、崔与之、吴潜之贤,皆弗究于用;而史弥远丁大全贾似道窃弄威福,与相始终。 (《宋史》)②唐张九龄、姜公辅,宋余靖皆出于岭峤之南,而为名世公卿,造物者曷尝择地而生贤哉?先王立贤无方,盖为是也。番禺崔与之晚出,屹然大臣之风,卒与三子者方驾齐驱。 (《宋史》)

 

何乔新:自金有蒙古之难,中原豪杰并起,而争请命于宋。李全、张林以山东来归,严实、彭义斌以河北来归,计其将卒不啻百余万。使宋得壮猷宿望如崔与之、魏了翁者,建阃淮甸,抚之以恩威,驭之以纪律,画疆理以处之,择将帅以统之,岂惟可以保淮而固江耶?复汴洛之旧都,吊祖宗之遗民,盖可坐致矣。 (《朝延以淮乱相仍以改楚州为淮安军视之若羁縻州然》)

 

陈献章:先生,宋代之名臣,吾乡之前哲。卷舒太空之云,表里秋潭之月。淮蜀委之而有馀,疑丞尊之而不屑。故能效力于当年,而全身于晚节。猗欤先生,挺生南越。广厚深沉,清通朗彻。藐予区区,心驰梦谒。稽首丹青,点兹顽铁。庶几百年,不远途辙。秋菊之芳,寒泉之洌。奚而荐之,用表真洁。 (《祭菊坡像文》)②万里归心长短赋,九天辞表十三陈。 (《梦崔清献坐床上李忠简坐床下野服搭飒而予参其间》)

 

湛若水:惟宋右相清献公菊坡崔先生,备具人理,曲有众善,曰德、曰义、曰能、曰诚、曰智、曰节、曰勇。是故完养天性,克而有光,非德乎!辞受进退,以宜以决,非义乎!镇蜀而人是绥,抚广而难乃弭,非能乎!一言退贼,非诚乎!宋道日弛,知不可为,见几而作,非智乎!力辞相位,厥志不回,非节乎!七札方殷,急流而退,辞表十三,果毅不疑,非勇乎!惟公道具天民,为人先觉,在天下为天下师,在后世为百世师,在一乡为乡党师,所谓乡先生可祭於社者欤! (《新置崔清献菊坡先生祠田记》)

 

朱厚熜:张九龄之忠荩,而不究其用;崔与之之风槩,而不久于朝。 (《国朝献徵录》引)

 

郭棐:吾粤僻在炎徼,至汉始属版图。五百余年迄唐,而有曲江张公,以忠谠称。又五百余年迄宋,而有菊坡崔公,以风节称,文章物采班班,与中土抗衡。 (《纂辑白沙至言跋》)

 

宋端:南康李公燔、莆阳陈公宓与南海崔公与之辈,没齿不肯轻拜理宗除命,其意古有所主。……近世评公者,或谓其清风高节,或谓其洪度雅量,或谓其知几知微,要之皆浅乎其知。 (《题崔清献公言行录》)

 

屈大均:崔清献公八辞参知政事,十三辞右丞相,家大酉书其集云:东海北海天下老,亦有盍归西伯时。白麻不能起南海,千载一人非公谁。……泰泉(黄佐)云,吾广带海陆为郡,山奥川豁,古称珍饶,于卷握若别出堪舆然,故其民素乐清旷而恬仕进。噫嘻,岂清献之流风所被欤。 (《广东新语》)

 

黄宗羲:先生历仕四十七年,清风高节,屹然师表,未尝沾一弹墨。 (《宋元学案》)

 

焦映汉:琼海为东粤僻壤。……是秦汉以前,风化所不及,文运所未开也。迨宋崔清献提刑来郡,奖廉劾贪,兴利除害,著《海土澄清录》,由是渐知礼化。 (《海忠介公集·序》)

 

轶事典故

 

崔与之曾节录刘皋语 "无以嗜欲杀身,无以货财杀子孙,无以政事杀百姓,无以学术杀天下后世"为座右铭。为官德威并施,军民悦服。又曾是抗金功臣。

 

明代思想家陈献章曾迎崔与之画像至家中,隅坐瞻仰,如同弟子对待老师的礼节。

 

史料记载

 

《广东新语·卷七·人语》

 

《钦定续通志·卷三百九十九·列传一百九十九》

 

后世纪念

 

祠堂

 

崔清献公祠位于佛冈县水头镇下丰村西侧,是佛冈县文物保护单位。该祠建于明代中叶,清末毁于火,民国六年(1917年)重建,祠深三进,两边有青云巷间隔,面积225平方米。

 

祠堂是砖木结构,门匾额题曰"清献崔公祠",是明代学者陈献章(陈白沙)手笔,第二进悬有"岭南间气"牌匾。

 

铜像

 

崔与之铜像由广东著名雕塑家梁君令、卓国平设计制作,高2.48米,崔与之铜像造型饱满,外表忠厚有张力,符合其"儒帅"的气质。